©子海_ | Powered by LOFTER

『假想敌』

死胜♡
ooc警告♡
视为一
——

“如果我们不是敌人呢?”
死柄木弔对爆豪缓缓说出这句话。
他没有注意到说这话时内心是有一点点期望的。
但是这句话没有结果,他所注视的那位少年,正是一副他最喜欢的神情。
那双深红的就像是粘稠的血的双眸,以一种极度蔑视的态度看向他。
死柄木弔开始笑了起来,蹲下来与他对视,给人感觉就像是要将爆豪胜己拆之入腹。
“恶心。”
他也只是吐出几个字,继而像平常一样向死柄木弔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嗯...我明白了。爆豪同学一定很喜欢我吧。”
“喂喂..死柄木你要干什么啊 ”
“嘛。没有什么。”

真是令人的脊柱和血液都变得冰冻和崩裂。
在昏暗的地方,只有两个人。
“我说,你很喜欢这样吧?哈。”
死柄木弔稍稍眯起眼睛,从小窗透过的阴影将他分割成两半。
被束缚的少年依然像不肯低头的猛兽,保持着那份令人喜爱的高傲。
“真想...弄坏你啊”
少年不能发出什么声音,只能用凶恶的眼睛盯着在他面前显得异常兴奋的死柄木弔。
说实话,这样子的爆豪胜己真的很令人动心。暴露出来的白皙的肤色和常年锻炼的肌肉令人兴奋不已。
失控了......不过,这种感觉还真好呢。
爆豪同学的手被磨的很是可怜呢,嗯,做一个假设,将爆豪同学的双手砍断会发生什么呢?不美丽了。果然还是算了吧。
“别这么瞪着我啊,难道小爆豪不知道我很心疼你吗?”
“唔唔....唔唔!!!”看到了死柄木像恶魔一样走来,他极力反抗,错过了死柄木弔对他一刻的失神。不过很快,他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别这样紧张嘛,我看到你流下来的液体♂来解脱你。”
这样说着,用手拿下了堵在爆豪嘴中的不明球体。
“呕.....死柄木!唔...!”
死柄木用膝盖抵着他的腰,被迫让爆豪胜己从半跪着直接扑倒了地上。
“你干什么?!”
弔直接握住了爆豪的衣服,如他所愿,那件碍手的黑背心承受不住而分裂。
“呐呐,爆豪胜己君?我可以叫你爆豪君吗?”
“既然你不回答的话,那我可就当你默认了♡”
少年不能发出什么声音,只能用凶恶的眼睛盯着在他面前显得异常兴奋的死柄木弔。
说实话,这样子的爆豪胜己真的很令人动心。暴露出来的白皙的肤色和常年锻炼的肌肉令人兴奋不已。
粉红的乳头在光滑冰凉的地面摩擦,令他感到羞耻的是居然是乳头硬挺起来还有一种酸麻的感觉。
他的侧脸正好紧贴地面,以至于看不到死柄木弔在他后背上所做的什么。
“呐,爆豪君♡可能会有点疼哦,请忍耐一下呢♡”
爆豪胜己有不祥的预感,而且即将成为现实。
“弔♡这是我的名字哦,你可不能忘。”
他伏在爆豪的背上,用一个小刻刀歪歪斜斜刻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在爆豪胜己的耳边很亲密地告诉他。而爆豪早已淋漓大汗,疼得不能发声,连叫死柄木弔的名字都做不到。
他所刻的地方就在肩胛骨处,从那里流出来的血就像是盛开的妖艳曼珠沙华,他低下头。突如其来想要尝试一下渡我被身子的个性的使用,不愧是爆豪君,连血液都是甜的。等等,应该是致幻剂的副作用。
“你.......”
他撑起力气刚说了一个字,便拉扯到了伤口只能用蒙眬的眼睛看着一切,然后归于黑暗。
“亲爱的爆豪君♡”
“来日方长♡”
他看着昏迷的爆豪胜己露出了一个笑容。

事情的开端只是因为死柄木弔的兴趣。
在烟火大会上偶遇了这个小孩。
.fin

评论(6)
热度(108)

“嘘——你听到他的召唤了吗?”

本命闪/狗厨
槍金本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