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海_ | Powered by LOFTER

【渡我爆/R18】Which do you like better

感谢各位太太啊!
原地爆炸翻滚!!

ARiSu@爆右天堂✨:


💥是@芝麻菜✨ 的点文。
💥渡我被身子x爆豪胜己。
实际上是⚠️all爆⚠️强〇未遂⚠️
请年龄不够的朋友进行自我规制
💥OOC属于我🙇‍♀️

——


啊啊、糟糕。


被一直憧憬的偶像欧鲁迈特压倒在密闭仓库的地上时,爆豪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兴奋到发狂的眼神,诡异地上勾着的嘴角,粗暴的动作,无不透露着这肯定不是欧鲁迈特本人。退一万步说,即使欧鲁迈特中了敌人的个性,也绝不可能以这样的方式对学生出手。他猛地抬腿用膝盖顶对方的腹部,却被对方预判而闪开了,同时双手被钳得更紧。


“不是欧鲁迈特喔?是渡我被身子。”


对方狂热的视线黏在他干净的脸上,爆豪咬紧了牙关。渡我被身子——之前被敌联盟抓走的时候爆豪见过她,也知道她的个性是通过饮下血液变成他人的模样。当时渡我想收集爆豪的血,被一心希望爆豪加入敌联盟的死柄木阻止了。那么现在她变成了欧鲁迈特,也就是说……


“我们前两天才见过面喔?”明明是欧鲁迈特富有磁性的声音,却说着女高中生的台词,“小爆豪一定能想起来的。”


前两天雄英组织了一次体检,师生全员都参加了;而抽血化验是常规项目之一。也就是说渡我在体检之后夺取了血液样本,或者把时间线前推一点——她对负责抽血的护士下了手,变成护士的样子亲自给所有人抽了血。爆豪如此推测一番,愈发不安起来。他沙哑着嗓子问:“那个负责抽血的护士呢?”


“过两天就能在报纸的角落里看到了吧。”欧鲁迈特粗糙的大手摸了摸他的脸颊,“现在小爆豪——还是叫爆豪少年呢——还是先关心自己比较好哦?”


爆豪一拳挥过去,却被轻松地一掌化开了。对他而言,拥有欧鲁迈特体型且精于格斗的对手不是单打独斗的情况下可以轻松取胜的。渡我俯下身把他压制得更加彻底,然后凑上去舔他。


不管别人怎么想,爆豪是梦到过欧鲁迈特的。小小的他追在欧鲁迈特身后,欧鲁迈特发着光,向着升起的朝阳不回头,爆豪摔倒又爬起,膝盖磕破了、浑身脏兮兮却不敢停下脚步;天完全亮了,欧鲁迈特却选择了那个无个性的在未来将成为第一英雄的废久,然后终于转过来看看爆豪,摸摸他的头,动作平和而绝情,就像那天晚上轻轻抱住刚和废久打过一架的他那样。爆豪回想起这个他不知到底应该被称作美梦还是噩梦的情景,有些动摇。是欧鲁迈特在吻他还是渡我在吻他?不论是哪一个,不都应当排斥的吗?然而比起排斥,更多的是竟然是奇怪。胡茬硬扎扎的触感让他睁开了眼睛,近距离看到的是相泽的脸。


“很委屈吧?”


故意用相泽的声音点破了爆豪此刻所想,渡我成功地看到爆豪红了眼眶。弯下腰啄他的额头,黑色的乱糟糟的头发蹭在他脸上,爆豪别过了脸。渡我也不恼,就去吻他湿润的眼睛。


“哭出来也可以哦。”


爆豪闷闷吐出来一句:“为什么偏偏要变成老师?”


“老师不好吗?”渡我直起身把碍事的头发随手拨到脑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趴了下来,“可能真的不好。被胡茬扎得很疼吧?”相泽的手看似无意地摁压了爆豪的胯下,“而且这方面还是年轻一点的比较好啊。”


相泽叹了口气,变成上鸣骑在爆豪身上。爆豪几乎要直接弹起来。


“这孩子看起来很有经验的样子……名字叫什么来着?小爆豪反应这么激烈,是因为和他玩过吗?”渡我摸了摸现在这副身体的脸颊,笑嘻嘻地居高临下看着她的猎物。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啊!刚打算这么吼出来,爆豪就被堵住了嘴。渡我的或者上鸣的舌探了进去胡搅一通,爆豪初次被这样对待,怔得作不出反抗。她在数我的牙齿吗?要给我下药吗?这算词典里的French kiss吗?上次在电影里看到的情节,实际经历起来原来这么痛苦吗?上次看电影,是和白痴脸他们一起的吧?现在这种事情为什么也要……?


渡我暂时松开了他,爆豪有些换不过气,只是茫然地看着身上这个家伙的脸。原来白痴脸也会有这样的表情啊?不过这是他自己的表情吗……?那张脸再次靠近,爆豪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突然,他的唇被尖利的牙齿划破了。渡我“啧”了一声停下了动作自言自语,“我可没打算现在就采小爆豪的血啊。”


切岛扯开了爆豪的上衣,漂亮的肌肉线条让他兴奋地吹了口哨。爆豪平日里很注重锻炼,每天雷打不动六点钟起床去晨跑,后来又有针对性地增加了一些增强腰腹力量的项目。渡我看着他训练成果的眼神闪闪发亮,像极了切岛平常崇拜着爆豪的表情,爆豪看着这张脸竟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听说胸肌放松的情况下是软的哦?”


切岛的手开始了揉捏的动作。一只手竟然是控制不住的,渡我想,是小爆豪锻炼过度了还是现在用着的这孩子的手太小了?从外侧拢住、缓慢地向内收,总有那么一部分要流出去。用嘴来帮忙,靠近了发现他身上香香的,是用的沐浴露的味道还是个性的副作用?咬一口的话不知道会怎样?


“……疼!”


爆豪揪住了切岛的头发,然后眼睁睁看着这头红发在自己手里变成了柔顺的黑色长发。八百万调整了一下坐姿,不小心碰到了爆豪兴奋起来的部位。她更故意地蹭过去,同时暧昧地笑起来,低头看着爆豪胸口深深浅浅的齿痕,“没想到小爆豪喜欢被这样对待啊。”


仿佛抓到什么烫手山芋似的,爆豪松开了手。全员的血都在渡我的掌控之中,不清楚她具体喝了谁的、喝了多少,鬼知道她接下来还会变成谁?


八百万,或者说渡我,解开了自己上半身的衣物甩到一边,而后在爆豪颈侧留下了一个新的牙印。还是女性的形态比较习惯,渡我嘟囔着,不论哪方面都是。她惊喜地发现爆豪涨红了脸,同时更加不安地扭动着。是任何一个纯情的男孩子会有的反应。


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啊。爆豪只想赶快结束这场酷刑,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此刻也考虑到了出去以后该如何再次面对八百万。之前文化祭的时候班里演出舞台剧,他穿着蛮族王子的戏服坐在喷泉边休息时碰到了扮演公主的八百万。穿了高跟鞋的她身高压制得更加明显,看着爆豪不高兴的样子她单膝下跪为他当场创造了一双同款的高跟鞋并且给他小心地穿上了。马尾辫你把鞋脱掉不就好了——想这么说的爆豪气呼呼站起来却重心不稳扑进了八百万怀里,……然后现在八百万骑在他身上解开了他的皮带。


这么看来,比起公主八百万更应该去演王子……吧?


瞬间,他的预言成真了。半红半白的脑袋出现在爆豪视线里的时候他焦躁地推了对方一把,但是轰毫不介意地继续着刚才未完成的动作,把爆豪的裤子扯了下来。


“小爆豪果然全身都很漂亮。”


顶着一张班里最好看的脸说这种话,渡我觉得并无不妥,爆豪却气得打颤。“说起来这孩子是体育祭决赛的时候输给你的那个吧?现在这样让他赢你一次,小爆豪不要难过啦。”


又来了,体育祭。那本不是我想要的结果,现在也并不是我想要的情况。反驳的话尚未说出口,轰的手指已经探进去搅弄了起来。爆豪终于控制不住自己,轻声尖叫,这时仓库的铁皮墙被人从外面叩响了。


“小胜?小胜你在里面吗?”


“青梅竹马来了哟。”体内的手指变得粗糙起来,渡我这回化成了绿谷的模样。绿谷本人就在外面,万一这时候闯进来看到这种狼狈不堪的样子就不好了。爆豪惊恐地挣扎,渡我抽出了手指,换了更粗更长的东西抵了上去。


“是小绿谷哦,我们都喜欢的小绿谷哦,小爆豪。”


爆豪失声哭泣,仓库外的人再次确认了他正在里面。绿谷焦急的声音传了进来,“小胜你等一下!我们这就救你出来!”


我们……?臭书呆子说了我们?外面的脚步声逐渐多起来,渡我却置若罔闻,快速而用劲地一下又一下顶弄着他,同时进行下一步的安排。


“小爆豪,等一下你去开门哦。”


什……么?


渡我拿起了刀。


——


end


请……请教我开车

评论(1)
热度(680)

“嘘——你听到他的召唤了吗?”

本命闪/狗厨
槍金本命